日前部分路段再次禁止通行

2020-05-30 00:41

连日来,记者先后来到南通市区的园林路、新开路、树西路、钟秀路等多条道路,也先后发现一些路段出现不同程度的路面拱起问题。

粉煤灰是煤燃烧后烟气中落下的细灰,和石灰混合后,近年来被大量用于道路基层中,起到板结、硬化作用。但目前使用的《城镇道路工程施工与质量验收规范》,并没有要求对粉煤灰中的硫含量做检测,更没有相关国家标准。

工农南路(原为长江南路)一直是连接南通主城区和开发区、由市区经苏通大桥通往苏南和上海的主干道之一。2010年9月,南通市发改委批准投资7700万元对老旧的工农南路实施拓宽改造,全长3.1公里;南通市城市建设工程管理中心将该路段分a、b两标段进行公开施工招标。南通市崇川市政工程有限公司成功竞得全长约1.6公里的b标段,中标价为2246万元。2011年11月道路基本竣工并通车。

作为道路施工质量把关的监理方,有没有发现粉煤灰中的问题?记者来到工农南路工程的监理方——南通精诚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了解情况,不料该公司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在请示领导后,表示不便多说,让记者去找城建中心。

龚科长说,在今后道路修建中,他们将自行增加三氧化硫含量检测参数。“参照相关标准,我们要求粉煤灰中含硫量不得超过3%,以确保工程质量。”(记者 郭小川 张凌飞)

记者采访获悉,早于工农南路4个月修建的北濠桥路,也是崇川市政公司承建,修好了不久出现同样路面拱起、开裂的现象。事后,也进行了返工重修。

昨天一早,记者来到工农南路看到,从静海商贸街至裤子港桥长约1.6公里的西半幅路面,已经禁止车辆通行,围挡施工,沥青路面正在被铲除。“道路封闭维修施工要到7月才能完成。”一名修路工人说。

说到自己施工的道路被返工重修并被停标半年,崇川市政公司一名姜姓工作人员向记者大倒苦水,这条道路让他们损失近1000万元,“我们也是受害者。”他说。

南通市区贯穿南北的重要通道、投资7700万打造的城市景观大道——工农南路,在建成通车仅1年多后,日前部分路段再次禁止通行,大型机械开始铲除路面,返工重修。这条全长3.1公里、双向六车道的景观路,刚刚通车就发生路面严重拱起和开裂。问题发现后,道路施工方和材料商分别受到停标半年和逐出南通市场的处罚。

“南通很多条道路也用了这种粉煤灰,先后都出现过问题。”姜先生说,由于国家现行检测标准中,并没有对粉煤灰中硫的含量进行检测。直到出了问题后才查找出问题所在。

经查,路面问题为修路原料粉煤灰中的含硫量过高所致,类似的情况曾在南通以及周边多个城市出现。而尴尬的是,至今国家尚未对造路原料粉煤灰中硫的含量做出相应标准,带来质量监管的空白。

扬子晚报记者发现,3.1公里的路段,a标段并未出现问题,且崇川市政公司承建的b标段,东半幅路面也未出现路面拱起、开裂的现象。昨天上午,崇川市政公司相关人员告诉记者,a标段施工的另外一家市政公司和他们用料不同,所以没有出现问题;他们发现西半幅路面出现问题时,就在修东半幅路面时更换了材料。

但通车后仅4个月,过往市民就发现,路面蹊跷拱起、开裂,凸凹不平。今年4月5日,记者乘车来到该路段,从静海商贸街至裤子港桥,路面拱起十分明显,且到处开裂,笔直的路面标线也变得弯弯曲曲,成了“波浪路”。市民马先生去年一天晚上开小轿车经过此路段时,底盘竟被隆起的路面卡住。

昨天上午,南通市城建工程管理中心前期科龚科长对记者说:“道路验收规范并没有对粉煤灰中含硫量有要求,我从业20年也没有发现过类似问题。”龚科长说,据他们了解,不仅是南通市区,周边的苏州、昆山、常州等省内多个城市的新修道路,也因粉煤灰含硫量高而陆续出现质量问题。

南通市城建中心组织专家调查,终于发现沥青层下的粉煤灰出了问题,粉煤灰的含硫量接近20%,含硫过高导致道路体积膨胀,路面拱起。

此外,相关单位受到严厉处罚,崇川市政公司、监理方南通精诚公司以及该工程的项目经理、总监被处以停止投标资格半年的处罚,降低企业的信用等级;对供应含硫量过高材料的供应商作出清除出南通市政建设市场的处理。据悉,该材料供应商是一位安徽的个体,材料来自一家小电厂。

4月4日,城建中心责令崇川市政公司无条件返修1.6公里问题路段,预计返修费用在900万元左右,全部由崇川市政自行承担。